民國黨觀點

徐欣瑩:長照服務不能且戰且走 永續財源應該完善社會保險制度

By 2016-10-14 No Comments

蔡政府積極推動承諾的長期照護政策,但長照財源從哪裡來一直很有爭議。行政院會不久前拍板,將調增遺產及贈與稅、菸酒稅菸品應徵稅額,作為長照特種基金的財源。然而,菸稅與遺贈稅再怎樣增加,也只是數百億之數,顯然不足以完善長照服務,政府政策似乎是採取且戰且走的做法,而不是從可長可久的制度面來做整體規劃,令人憂慮。
台灣有78萬失能人口(其中老人占50萬),一年幾百億平均一個人只分到5000多塊!尤其令人憂慮的是,菸稅的原意是透過以價制量勸導國人少抽菸,如果成功,菸品銷售量會減少,因此未必漲菸稅就可以增加稅收;遺贈稅也一樣,經驗顯示,遺贈稅從50%降到10%後,由於富人減少避稅措施,遺贈稅收並沒有減少,反過來說,調高遺贈稅也未必會帶來稅收的成長。
民國黨早在3月18日即提出預警,主張長照政策要可長可久,切不可以加稅為手段,蔡總統也隨即在21日刊出的專訪中表示,因營所稅(應是營業稅的筆誤)影響經濟層面廣泛,「目前沒想這件事」,而藉著微升遺贈稅與政府預算,「初期應該是綽綽有餘」!這種姑且的心態,也就難怪林全內閣在巧婦難為無米之炊的處境下,寧願冒經濟衰退的風險來加稅。
推動長照等全面性的健康照護體系絕非易事,若便宜行事,最後就會淪於全民健保今日的處境:不但健保長期瀕臨破產邊緣,且醫護過勞的血汗醫院愈來愈多,最終將導致醫療品質的低落。
如何保障全民醫療?各國有前例可循。2013年,美國上路第三年的健保遭到在野黨以違憲與預算杯葛,整整16天處於暫停狀態。對此,《華爾街日報》採訪了已故的新加坡前總理李光耀,在當年4月6日刊出的《一個政治家的友好建議》中,他指出,「社會福利支出增長的速度高於民眾願意提高稅率的速度,最終只能選擇一種容易的做法,通過借貸來為當前這一代選民提供更高的回報,結果必然是赤字和高度危險的公共債務」。
事實上,社會福利支出的快速增長,正是導致近年台灣財政日益惡化的一個主因。據財政部國庫署數據,我國社會福利支出長年佔中央政府歲出總預算比重第一高位,今年已達到23.3%。
在社會保險制度上,台灣一直學習的對象是歐洲,總認為應該透過對富人課徵高稅率來做。然而,台灣是孤懸在大陸邊緣的小型新興經濟體,發展經濟天生就面臨邊緣化的風險,也就是說,投資人考量到市場潛力,在稅負與其他條件相同時,一定會選擇大陸市場。若台灣還提高稅率,對投資人來說,投資台灣就是「賠了夫人又折兵」的賠本生意。
此外,今年台灣經濟面臨三大逆風,美國升息、大陸紅色供應鏈崛起,以及兩岸急凍,經濟困境絕不是頭過身就過那麼簡單!
因此,民國黨主張,籌措長照財源,仍應以保險制為優,且應將長照與健保改革合併推動,朝建立全面、完善的社會保險制度方向努力,才是夯實國本的長遠做法。同時,政府應徹底檢討政府財政,一方面開源,一方面節流,並從發達國家資本、改革國營企業著手。
在公共醫療保險上,台灣可以參考的做法,包括新加坡的中央公積金制度,這個制度照顧的範圍涵蓋年輕人買房、老年經濟保障與醫療,可謂面面俱到;同時,它基本上是一個強制儲蓄制度,不會拖累政府財政,更由於政府良好的管理,公積金不但沒有破產的問題,還可以幫民眾賺錢。
不管是長期照顧、公共住宅還是年金改革,政府都沒有從國家發展的長遠角度來做整體規劃,結果就是挖東牆補西牆,形成亂開政策支票與亂砍人民福利的惡性循環。民國黨呼籲政府,不要只看眼前任期,而要看國家的長遠發展,否則將成為歷史的罪人。

相關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