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國黨觀點

國家智慧財產屬於全民,不可圖利少數人!政府應主導投資,杜絕浩鼎第二

By 2016-05-14 No Comments

前中研院院長翁啟惠由於浩鼎案被列為貪污被告,已對我國發展生技產業投下陰影。民國黨認為,政府發展戰略性新興產業政策錯誤,使國家資產淪於私人股票炒作;而中研院研究成果屬於國家財產,應由國家主導相關投資,完善產業發展制度,才能讓人民享受到科技研發協助產業發展的好處,並避免再度發生類似事件。

國家鉅資投入研究,回收九牛一毛

為強化產業發展的科學基礎,我國每年花在科技研發的預算超過千億,其中中研院就佔約百億。然而,這些支出的回報未曾經過審慎檢視。

以本次引發爭議的浩鼎乳癌新藥為例。據中研院聲明指出,相關技轉均以中研院名義簽署技轉合約。同時,中研院並非以技術入股技轉浩鼎,而是依疫苗臨床試驗進度收取權利金。換言之,拜股價飆漲之賜,翁啟惠透過女兒對浩鼎持股取得以億計的龐大獲利,而中研院則一分錢都賺不到。

國家耗費鉅資投入研究,但收入卻不成比例!中研院技轉收入有多少呢?依據《中央研究院科學技術研發成果歸屬及運用辦法》,中研院技轉收入四成歸發明人,兩成上繳國庫,四成歸院內分配。而依據《科學技術基本法》,科學技術研究發展之智慧財產權及成果所得收入歸屬中研院部分,歸入中研院科學研究基金,而今年基金來源中的權利金收入預計為2546萬餘,只占總基金來源的0.3%(註1)。

既有的半導體成功典範,為何自廢武功?

生技產業經過政府多年培育,不見明顯成效,反而頻傳弊案,實因政府沒有採取正確的政策方針所致。我國在1980年代,為發展高科技的半導體產業,由國家培訓人才、研發技術,並透過工研院衍生公司的形式,將技術產業化(註2),確立台灣半導體產業在國際上的地位,成為由政府主導發展新興戰略性產業的成功典範,值得當前政府反思。

以第一家由經濟部辦理的世界先進為例(註3),其資本額共180億元,其中政府以資產與技術作價,認列57億元,持股33%,是最大股東。此外,由世界先進繳交授權金2.7億元加入次微米工作聯盟,以取得技術授權。在這個制度下,企業的成功也挹注政府財政收入,是產業、政府與企業三贏。

政府主導投資衍生公司,首要做到公平、公正、公開,才能免於圖利個人或浪費公帑的疑慮。因此,確立智慧財產權為國家財產很重要。然而,民國88年公布實施的《科學技術基本法》,在民國100年經過修訂,將國家的智慧財產歸屬於各研發機構,排除國有財產法部分法條的限制,正如前述,已嚴重地造成浪費公帑。

另方面,修訂後的《科學技術基本法》雖然鼓勵技轉,但《公務員服務法》限制公務人員不能加入公司;即使獲得技術入股,又面臨沒有營收就要繳納高額所得稅的困難。因此,在配套法令不齊備下,想要透過技轉鼓勵國家研究人員創新,結果卻造成類似浩鼎案的鑽法律漏洞情形。

生技產業不應淪為資本市場炒作標的,政府應主導投資

生技新藥研發的核心價值在於保護國民的健康,而所需的科技比半導體更加尖端,資金需求也非一般私人公司所能承擔。因此,在歐美以外國家,革命性新藥研發多由政府主持主導,而一旦研發成功,新藥的龐大獲利也足以讓政府投資回本。

再以浩鼎為例,其資本額僅17億,新藥上市前的臨床試驗需投入資金上看百億乃至數百億,浩鼎資金從何而來,難道要靠資本市場股票炒作?難怪翁院長毫不避諱為浩鼎新藥背書!

其次,政府主導還可以培育研發新藥核心技術所需人才。目前台灣生物醫學研發人員多是由外國訓練,他們為了發表論文,在國內的制度下,必須延續其國外研究課題,因此忽視了國內的醫藥需求,遑論建立新藥研發的核心技術。

近期官方數據顯示,國內生技碩博士失業問題嚴重,與此同時,生技業者卻又找不到適合的人才,顯示產學落差問題嚴峻,應考慮由國家研究機構培訓產業所需人才。

不只是生技產業,政府或政府所屬機構直接投資持股新興戰略性產業有兩大好處。第一、可帶動投資。台灣經濟最大的困境是缺乏投資,戰略性新興產業大多前期投資龐大,風險高,往往成為少數跨國企業的禁臠。而以對國民健康影響重大的生技產業來說,由國家主導開發可以避免利益寡占、藥價高昂的情形。

第二、國家智慧財產收益由全民共享。以浩鼎案為例,中研院的技術技轉浩鼎後,少數投資人獲得股價飆漲的利益,而多數散戶則面臨股價大幅波動的風險。由國家主導投資,可以避免股價的大幅波動,並確保投資的穩定持續。

投資環境公開、公正、公平 創造政府與企業的夥伴關係

民國黨主張發達國家資本,健全國家財政,帶動產業發展。修訂《科學技術基本法》的支持者稱,這是師法美國的《史蒂文斯-懷德法案》與《拜度法案》,而美國在允許國家實驗室與大學技術移轉後,帶動其技術產業化。然而,在資訊揭露與利益迴避的配套規定上,台灣卻付之闕如,與美國大相逕庭。

同時,台灣與美國國情迥異,政策制定不能照搬美國政策。台灣是小型經濟體,在經濟產業政策上,政府必須扮演更積極的角色。政府魄力或圖利他人只一線之隔,過去台灣創造了經濟奇蹟,工研院與其創立者居功厥偉。只要投資環境做到公開、公正、公平,政府與企業可以是夥伴關係。

註1:見中央研究院科學研究基金105年度業務計畫及預算說明
註2:民國62年,政府成立工研院,並與美國無線電公司(RCA)簽訂技術移轉授權合約,引進半導體製程技術,隨後第一家4吋晶圓製造廠聯華電子,第一家6吋晶圓製造廠台積電,以及第一家8吋晶圓製造廠世界先進等陸續成立,都是工研院的衍生公司。
註3:聯電與台積電都是由經濟部委託工研院辦理,但委託工研院辦理造成衍生單位球員兼裁判的困擾。第一家由經濟部辦理的是民國84年創立的世界先進。當時經濟部經由公平、公正、公開的招標程序,與台灣積體電公司等十多家公司合資成立世界先進。次微米計畫經費全部均由經濟部支出,因此研發成果之產權在經濟部,由經濟部辦理更能彰顯國家財產的價值。

相關文章